ZAKER哈尔滨 前天
婴儿出生即地狱!这个国家躲不过战乱饥荒,逃不出病毒肆虐
index_new4.html
../../../zaker_core/zaker_tpl_static/wap/tpl_guoji1.html

 

2015 年,也门内战爆发,持续至今日,造成全球最严重的人道危机。因为常年的战争,也门社会失能,不到 3000 万的人口里,2200 万民众,需要靠人道主义救助。

妇女和儿童,受到的苦难更令人难过。750 万的也门人经历着饥荒折磨,其中一半的儿童发育不良。过去三年中,患有严重急性营养不良的儿童,增加了 90%。

数据上的惊悚,实打实落到受难者身上时,更加触目惊心。

5 岁的 Salwa al Odabei 萨尔瓦 · 阿尔 · 奥达贝,从出生开始,几乎每一天都有气无力地躺在简陋的床板上。

为了让瘦弱的女儿有点体力,爸爸 Ibrahim 艾伯拉姆费了好大力,四处凑来一包白糖,兑成糖水后,亲手喂到女儿嘴里。他说:" 有时我们两三天都没有食物,我只能用糖水安慰孩子,让她别哭。"

这,便是一个带着幼儿生活的,也门家庭的日常。

5 岁的萨尔瓦,和这个国家已经爆发 5 年的内战同龄。她生于战争,活于战争,并很有可能,将死于战争。而小小幼儿饱受摧残的身体,只是也门上百万营养不良儿童的小小缩影。

本月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新报告指出,今年年末,人口不到 3000 万人的也门,营养不良的病儿,将达到惊人的 240 万人,其中一半的孩子,不到 5 岁。

报告同时预估,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,将有 6600 名 5 岁以下的儿童,会因为无法满足救治条件的可预防性疾病去世。

可是,最坏的情况,却还没有真正到来。

四月,新冠疫情登陆也门。

因为严重缺乏检测设施,目前确诊病例只有 1103 例。实际上的数字有多少,人们只能从不断攀升的死亡人数,和无限扩容的坟坑数量进行推测。

(据联合国数据,6 月 12 日时,也门确诊人数 560 人,死亡 130 人,病死率高达 25%。)

根据也门卫生部的统计,五月前两周,仅亚丁一个城市,就有 950 起死亡案例(数据不详,未全部确诊是否为感染新冠病毒导致死亡)。

这个数字,几乎是亚丁三月死亡案例的四倍。950 的数量,也相当于也门内战开始以来,亚丁城死亡者的几乎一半。

人们不得不开始面对一个新的事实:2000 多万流离失所的也门人,也许躲过了战争,却很可能,最终死于病毒。

5 年漫长的内战,耗尽了也门各地的医疗资源,据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介绍,以亚丁为例,整个城市有 80 万人,只有 18 台可用的呼吸机。与此同时,最基本的饮水设施、消毒措施,都达不到基本的标准。

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6 月的报告指出,因为资金紧缺,4.79 亿美元的援助资金,目前只筹到 40%。没有钱,基金会就无法购买燃料交给供水站供给干净的水源。

另一方面,资金的短缺,还体现在特定医疗机构的运营上。过去五年,也门地区由联合国人口基金支持的,唯一负责女性健康医疗的机构,遭遇重创。因为资金短缺,今年 7 月,也门或许将有 90% 的女性生产机构关门。

恶果已有体现。五月底,一位名叫 Mariam 的孕妇因为产前出血,没有医生,最终内出血而死。另一个案例,一位名叫 Zainab 的女性因为医院没有医生,在家生产后大出血身亡。

没有水,医疗人员和也门民众无法做到基本的消毒工作。没有足够的医生,病患或在生产中死去,或在病毒感染后离开。这样恶劣情况下,也门人将会面对怎样的炼狱,无法想象。

38 岁的 Hmeid Mohammed 哈梅德 · 默罕默德,五月初在家发起了低烧。家里人凑了钱,四处为他寻找可以救治的医院,却处处碰壁。

没有医院,没有医生,没有床位。直到哈梅德陷入昏迷,实在撑不下去时,亚丁唯一一所收治新冠病人的医院,收下了他。确诊后,哈梅德患上的其实是脑膜炎。

经过短暂的治疗,哈梅德情况好转,医生迅速让他出院,避免感染上新冠病毒。但一周后,哈梅德病情急转直下,想要回到之前的医院时,遇上医疗挤兑的情况,被迫开始寻找其他的医院治病。

他最后不得不和六个人挤在另一家医院的急诊室,最终因为肺部积液过多,肾脏衰竭后离世。去世时,他都未能确诊是否自己最后感染了新冠病毒。

哈梅德的妹夫说:" 我们能怪谁呢?我们没有国家和政府或者任何人来帮我们。我们该向谁抱怨?我们真的不想活了,每天早上起来,都听到十个人,十五个人死掉。"

随着疫情的迅速扩散,负责挖掘坟墓的工人开始加班加点。位于亚丁的 Al Radwan 公墓,过去 2 个月迅速扩张,已经挖到了居民楼附近的空地边。

一位名叫 Ghasan Saleh 的丧礼工人说:" 你可以看看我的挖掘机,刚刚我挖了 20 个。"

这甚至不是最糟糕的情况。除了新冠疫情,还有另外的传染病,已经在也门蔓延多时。

今年年初,也门爆发霍乱疫情,人数超过 13 万 7 千人,其中四分之一都是 5 岁以下的儿童。前面提到,糟糕的水源质量,基础医疗卫生设备缺乏,加上营养不良儿童抵抗力低下,霍乱的发生,几乎板上钉钉。

霍乱之外,根据也门官方媒体 Saba News 的报道,登革热、伤寒,还有一种因蚊虫叮咬引起的名为 Chikungunya 基孔肯雅热的病毒,也已经造成了也门 3000 多人感染。

也门卫生部的 Ishraq Al-Subei 医生接受 CNN 采访时说:" 也门根本抵抗不了战乱、经济崩盘和三种大流行传染病的同时侵袭。"

一位名叫 Mokhtar Ahmed 的也门人对记者说:" 就算是战争,我们还可以从一个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。但新冠如影随行,它总会找到你。"

最前面躺在父亲怀里喝糖水的小女孩萨尔瓦,她的父亲对记者说,每次看到女儿,都感到特别痛苦,只能向神祷告,求神来帮帮他们。

萨尔瓦 Salva 在阿拉伯语里,形容一个同时拥有美貌和智慧的女孩。但新闻里的萨尔瓦,却只能活成和名字愿景相反的模样。希望疫情快点过去,不要再给那些世界最脆弱国家的民众增添新的苦难。

来源 英国报姐

编辑 李洪霜

值班主编 寇青

相关标签

饥荒
相关文章
评论
没有更多评论了
取消

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

12 我来说两句…
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